井冈山时期的纪律建设--------执行“铁的纪律”
 执行“铁的纪律”

1927年11月,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在团长陈皓的率领下攻占了湖南茶陵县城。按理,陈皓打下茶陵后,应该去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建立真正的红色政权。但他只是象征性地组织了一个茶陵县人民委员会,仍像旧政权一样向群众派捐派款。自己则与副团长徐庶等人花天酒地过起腐化堕落的生活。这种玷污军誉、违背军纪的行为,为党和工农革命军所不容。一营党代表宛希先向前委书记毛泽东写信报告该情况,因脚疾未随部队行动的毛泽东收到宛希先的信后,回信要求“在发动群众的基础上成立工农兵政府”。22日,新的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成立,茶陵县人民委员会被撤销。陈皓一伙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图谋叛变。毛泽东不顾脚疾,连夜赶至湖口,截住了被陈皓挟持前往攸县方向的部队,逮捕了陈皓、徐庶等叛徒,将部队带回了江西宁冈龙市。在龙市的河东沙滩上,毛泽东组织召开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团全体军人大会,公审并处决陈皓等叛徒,并宣布了工农革命军的“三大任务”:第一,打仗消灭敌人;第二,打土豪、筹款子;第三,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

井冈山斗争时期,对腐化现象和腐化分子,党和红军都坚决进行惩处,增强了党的凝聚力,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树立了党和红军在群众中的良好形象和崇高威信。

《湘赣边界各县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决议案》明确提出:“‘铁的纪律’为布尔什维克党的主要精神,只有如此,才能抑止党走向非无产阶级的道路。消灭机会主义分子,洗刷不斗争的腐化分子,只有如此,才能集中革命先进分子的力量在党的周围,使党壁堡森严、步伐整齐地成为强健的斗争组织……”

宁冈县坝上乡工农兵政府主席李某,伙同秘书各贪污公款20块银元;古城区长溪乡工农兵政府军事委员、乡赤卫队队长谢某对关押的土豪女眷行为不轨,民愤极大。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在查实案件后,立即撤消了这两个腐败分子的职务,向群众公布他们的丑行。这些,使根据地群众看到了共产党和红军惩治腐败的决心,使党政军各级工作人员警钟长鸣。

八角楼的灯光与朱德的扁担

当年,井冈山生产力水平十分低下,加上国民党军队的反复进攻和严密封锁,井冈山军民遭受的经济困难是空前未有的。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中写道:“现在全军五千人的冬衣,有了棉花,还缺少布。这样冷了,许多士兵还是穿两层单衣,好在苦惯了。而且什么人都是一样苦。”粮食不够,就靠野菜充饥。没有被子,就盖稻草。同时,极缺盐、药品等日用必需品。

在如此困苦的条件下,为了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渡过困难和危机,毛泽东、朱德等领导同志以身作则,勤俭节约,自力更生,军民一心、官兵一致,开展了一系列艰苦卓绝的生产自救和反经济封锁的斗争。没有饭吃,毛泽东就和战士们一起吃野菜,还风趣地说:“野菜很苦,但有丰富的政治营养。”为了节约用油,毛泽东在一根灯芯的昏暗油灯下彻夜笔耕,写下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和《井冈山的斗争》等光辉著作。为了打破敌人的“会剿”,储备充足的粮食,朱德不顾自己年事已高,与战士们一起挑粮。他们留下了脍炙人口的《八角楼的灯光》《朱德的扁担》等故事。

不但毛泽东、朱德是遵守纪律的典范,根据地其他党政领导也自觉看齐,严格遵守纪律。余贲民从秋收起义前的一位师长到上井冈山后担任只有几个工人的被服厂厂长,毫无怨言。当被服厂第一批棉衣出厂时,后方留守处主任邓允庭考虑到余贲民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劝他留下一套,但余贲民坚辞不受,全部送到基层士兵的手里。后来,余贲民出任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财政部长兼红四军军部财务总管。红军打土豪收缴的钱财,统一由财政部管理调配,而那些金条、金砖、金镯、金戒指等,都由余贲民亲自保管。可这位“财神爷”连一双6角钱的雨鞋都舍不得买,一年到头都穿着自己编织的草鞋。

杨至诚上将后来回忆说:“我们在井冈山的岁月中,从毛党代表、朱军长起,官兵的生活都是一样的,每天吃的是南瓜和红米,有时红米都吃不上,只吃到南瓜,每人每天只有五分大洋的油盐菜钱,有时连油盐都吃不上……但是同志们对于井冈山的艰苦斗争是有信心的,我们的心情都是很愉快的。”

纵观井冈山斗争历史,正是当年一代共产党人始终坚持挺纪在前,强化纪律监督,严惩违纪行为,当好清廉表率,打造了一支听党指挥、纪律严明、能打胜仗的工农红军,取得了人民群众的真心拥护,唤起工农千百万,从而将井冈山的星星之火燃遍全中国。